骑士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骑士小说网 > 前桌女生竟是我的头号黑粉 > 162 把它变得喜欢吧!

162 把它变得喜欢吧!(1 / 2)

 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骑士小说网」地址:www.74xs.com  前桌女生竟是我的头号黑粉更新最快!

晚八点。

洗漱完毕的玖木坐在书桌前。

开电脑,上q。

狗头第一个弹了出来。

【野犬:《重写的第九章》.dox】

【野犬:想了想还是发给你吧,我宣布放弃这段牛逼改写的版权。】

【野犬:编辑如果怼你,就告诉他,有本书叫《撕裂地平线》,改得妈都认不出来了。】

【野犬:那个作者的口头禅是“辣鸡!”】

“神经病。”

玖木虽然在骂,但还是点开了文档。

十几分钟的时间,又细细看了一遍。

她接着闭上眼,只专注于自己的呼吸。

试着在冥想中清理思绪。

试着放弃了之前学来的文风。

试着忘记那些短时间内填鸭式灌入的黑暗仙侠文。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恐怖猫的形象出现了。

还有身后跟着的野犬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又多了一只白色短毛猫。

是喵斯琪吧。

他们一起回到了那个恐怖中藏着温馨的世界,又一起看到了那只干干净净躺平的丧尸。

旅程过后,他们来到了一个水天一色的地方。

中间是一扇门。

恐怖猫、野犬、喵斯琪、躺平丧尸。

他们都停在了门前。

不一起进去么?

她疑惑着。

“笨蛋玖木。”

“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啊。”

“九条命在等你呢。”

“乌拉!去吧!!”

王夕沐再睁眼时,泪眼朦胧。

烦死了,我怎么也变成这样了……

新的灵感,却也在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,破土而出。

这个故事。

我喜欢吗?

不喜欢。

那就把它变得喜欢吧。

王夕沐此时才真真正正睁开了眼。

点开了那个她一直在逃避的头像。

【玖木:不太监,改一改写下去。】

虽然时间不早了,冰狼却好像一直在等一样,瞬间回话。

【冰狼:怎么改?】

【玖木:黑暗风我不喜欢,改成玖木风,玖木仙侠。】

【冰狼:……你要创造自己的流派?】

【玖木:我一直是自己的流派。】

【冰狼:……】

【冰狼:你想清楚,出问题的应该不是黑暗,而是仙侠。】

【冰狼:是跨了题材读者不买账。】

【冰狼:退一步说,已经发表,并实际印证成绩不行的作品,大改后翻身的成功率是零。】

【玖木:这个有数据支撑么?】

【冰狼:有的,没一本翻身。】

【玖木:以下为转述,不代表我的语言风格,但代表了我的态度。】

【玖木:“有本书叫《撕裂地平线》,改得妈都认不出来了。”】

【冰狼:???】

【冰狼:《撕裂地平线》大改过?】

【冰狼:瞎说的,别信。】

【玖木:信。】

【冰狼:这谁说的?他比我还懂?】

【玖木:就到这里吧,我要改文了。】

【冰狼:那就真没有推荐了。】

【冰狼:最后一次,你确定么?】

【玖木:万分确定。】

对话戛然而止。

就在玖木点开大纲准备修整的时候。

冰狼却又不死心一样弹了出来。

【冰狼:我又翻了一下聊天记录。】

【冰狼:你说黑暗风“你不喜欢”,意思是要写自己“喜欢的”?】

【玖木:对。】

【冰狼:……】

【冰狼:安西是不是联系你了???】

【玖木:安西是谁?】

【冰狼:他他妈一定联系你了!】

【冰狼:他那套是扯淡,你怎么这么容易就接受了?】

【玖木:与时俱进,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。】

【玖木:你没上过政治课?】

【冰狼: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】

【冰狼:记住现在的选择,你会被以前的自己,和未来的自己嘲笑的。】

【玖木:第九章男尸那段,你认为怎么写比较好?】

【冰狼:什么?】

【玖木:我说第九章的情节,你有何看法?】

【冰狼:嗯……就那么写可以的。】

【玖木:对于男尸的复活,是不是有些突兀了?】

【冰狼:还好吧,不行就前面多铺垫两句。】

【玖木:可第九章根本没有男尸,是女尸,她也没有复活。】

【冰狼:……我审稿的时候刚好看到第八章。】

【玖木:我明白了,我也只是蛊中的一只,随便扫一眼去搏杀就对了。】

【玖木:另外,《撕裂地平线》的作者,有个口头禅。】

【冰狼:又在说什么?】

【玖木:“辣鸡!”】

【冰狼:???】

【冰狼:你什么意思?】

【冰狼:玖木?】

【系统消息:您与对方不是好友,可以点击这里进行好友申请。】

“操!!!”冰狼一把扔掉了手机,切齿痛骂,“李格非!!!我草你!!!”

……

次日晨。

冰狼第一时间守在了泰山办公室门前。

九点来钟,泰山才夹包出现,见到冰狼也是一愣。

但紧接着又是一笑。

“来来来,里面说。”他一边开门一边让冰狼进屋。

进了办公室,泰山放下包便去饮水机前泡茶。

“你说你的。”他晃荡着茶罐道。

“打扰了,总编……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冰狼赶紧关上门,贴过去要拿茶罐,“我来我来……”

“别,你拿不好量。”泰山抬手道,“说你的事儿。”

“啊,那我说了……”冰狼诚惶诚恐躬着身道,“总编,李格非他这么搞我,这工作没法开展啊。”

“有什么不合理的安排么?”泰山仔细地将茶叶倒进了保温杯。

“那可太多了!”

冰狼右手一抬,食指拍着左手手掌数落起来。

“不问过往安排资源,为了打压我强行平均化。”

“对我和南极不管不问,就一天到晚让小仓进他办公室学习。”

“门一关就是几个小时,学的什么我也不知道,只看到小仓资源越来越多了。”

“还有好多,我就不一一说了,只说最核心的一件事。”

冰狼话说至此,已恨不得磨起牙来。

“我难得培养出一两个万订作者……”

“李格非他不打招呼就给揽过去了。”

“这样的主编,极其打击责编的积极性。”

“合着我们辛辛苦苦干的活儿,苦的累的都自己担,一有好的他就给掐走?”

“总编,您是明白人,这工作叫我怎么做?”

“哦……”泰山吧唧着嘴,小心地加起热水,“格非不至于吧,会不会是误会?”

“总编,这事已经非常明显了,一个万订作者,她连我好友都删了,除非挂上了新编辑,谁会干这事?”冰狼的腰几乎要弯成直角了,瞪着眼睛道,“咱们编辑部是要互利共赢的,他在做什么?打压有潜力的新编辑,大搞平均化,对年轻女编辑……唉,这个我没证据,不说了,至少抢头部作者是板上钉钉的了,这简直……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……这简直就是毒瘤啊。”

“嗯嗯嗯。”泰山连应了几声,皱着眉拿起保温杯晃了晃,“我看你这意见是挺大的,不如这样,我们当面问格非。”

“这个您可以跟他谈,我一个小编辑不敢添乱。”冰狼急道,“总编,我知道您也要一碗水端平,不行就给我换个组,把我带出来的作者让我带走就可以了。”

“哎哎哎,这可是大事。”泰山慢慢悠悠走到桌前,拿起座机随手一拨,“格非,来了是吧,叫上你们组的人直接来我办公室吧。”

冰狼听着有些不对,但还没来得及反应,泰山便吹着茶落坐,还压了压手:“别急,你先坐,先坐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很快,李格非敲门出现。

不只是他,还有南极和小仓。

三人不声不响地拉了椅子落座,好似一场小会。

泰山不紧不慢吹着茶道:“格非,冰狼对你有一些意见,让他说吧,你给好好解释解释。”

李格非当即转过头,冲着冰狼认认真真道:“请说。”

“……”冰狼头一低,揉着后脖子道,“总编,这……”

“那我说吧,一条条来。”泰山冲李格非努了努嘴,“不问过往安排资源,为了打压冰狼强行平均化,这个情况存在么?”

李格非立刻答道:“推荐位是跟着编辑手上的书走的,冰狼上一期已经独占了组内2/3的推荐位,我不明白哪里有问题。”

泰山扭头道:“是啊,冰狼,这个推荐安排是我最后签的字,哪里有错啊?”

“主要是……签约名额的安排。”冰狼硬抬起头道,“我这种成绩的编辑,理应多获得一些名额,但李格非强行规定一个月不能多于200本,这不合理。”

“这是你的问题。”泰山手一抬道,“就你那个签约质量,自己心里没点数啊?200已经是个很宽的数字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泰山只一挥手:“还有什么意见,咱一个个掰扯清楚了,来来来,继续。”

“……”冰狼硬着头皮道,“对组内女编辑的优待和暧昧关系,我与南极都无法接受。”

“哎???”蔫坐在原地不敢言语的南极当场眼儿一瞪:“你别拖我啊,不关我事!”

小仓更是惊叹捂嘴:“啥???”

“没关系,我来说。”李格非抬手压住二人,只冲冰狼叹了口气,“当我还是个实习编辑的时候,是我当时的主编天天抽出时间带我审稿,陪着我撑过来的。如果你觉得这是优待,你也可以来,我一起带,一起教。”

冰狼扭头低哼道:“哼,谁知道你在教什么……”

“冰!!!狼!!!”小仓一怒而起,将本子一把甩了过去,“我瞧不起你!你就是……就是个坏人!老娘不干了也要揍你!!!”

南极赶紧起身拦了过去:“别这样……小仓老师别这样……”

“气死我了!”小仓使劲抓了抓头冲泰山道,“泰总,我虽然拉胯,但绝对绝对不可能像冰狼说的那样,我和主编全程都是在讨论书和作者,没有半句闲话。”

“嘁……”冰狼摇着头道,“一天审三个小时的?没听说过有这么闲的主编。”

“咳。”泰山默默放下了杯子,“冰狼啊,当年陪着实习编辑安西审稿的主编,正是我本人,我负责的告诉你,当年5个小时都是有过的。”

“……”冰狼当场哑口。

“都坐好,小仓你也坐。”泰山再次拿起保温杯吹了吹,“这几件事都是子虚乌有了,冰狼你还有什么意见?”

“至少抢我手下作者的事千真万确。”冰狼强打了口气朝着李格非质问道,“玖木的事怎么说?”

李格非不动声色点了点头:“我的确收回了冰狼对于玖木的权限。”

“总编您看!”冰狼当场指着李格非瞪向泰山,“这事儿总没的说了吧!”

“你先别急。”泰山又冲李格非努了努嘴,“得有个原因吧?”

李格非抬了抬眼镜,直视着前方道。

“我不怕责编犯错,每个人的判断都不可能100%精准,我也会犯错。”

“但冰狼的行为已经是恶意毁人了。”

“让正在连载的作者切书,逼有志写文的作者放弃。”

“为了自己短暂的业绩提振,断绝了大量作者成长的机会。”

“具体到玖木这件事。”

“两头下套,一方面以我的名义,劝不愿切书的作者切书,另一方面以作者的名义,假报作者坚持切书的意愿。”

“即便不提对整个起航的危害,单看人品和职业道德,我也一定要出手了。”

“好!”冰狼振声道,“先不论事实真假,你有自信说这些,至少已经承认私下揽我的作者了,对不对?”

话罢,他冲着南极和小仓道。

“看到了么,这就是我们的主编,你辛辛苦苦带出一个人,他不由分说就抢过去。”

南极只是低头吃瓜。

小仓看也不看他。

李格非倒没什么情绪,只是有些难以理解地望向冰狼。

“是不是在你眼里,人和人之间就只存在那种激烈的竞争关系?”

“不是你抢我的,就是我抢你的。”

“我李格非,就做不成一个好人了对吧?”

“不要说这些,你已经做出背地阴人那种事了。”冰狼猛一起身,扶在桌上冲泰山道,“总编,情况您都看到了,这一周我们组内会议也都是这种情境,从头到尾都是李格非对我个人的打压,从专业资源上到人格尊严上的打压,这样下去我的精神健康都很难保证,我请求立刻换组。”

“你先别急,别急。”泰山轻抿了一口烫茶,又吹了吹说道,“我先问问,格非说的那个情况,你两头耍猴的这个情况,成不成立?”

冰狼一咬牙。

想着玖木和李格非已经勾结在一起。

聊天记录也都摆在那里。

只得点头。

“是这样的总编。”

“玖木想要跨类型创作,事实上已经失败了。”

“对大家最好的方式都是尽快切书回头,重新拿起她擅长的题材。”

“但我清楚李格非的风格,他天真地认为每个作者,只要坚持就能成功。”

“因此,在一些细节上,我并没有详实说明。”

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,对公司利益最大化的方式。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热门推荐
敬我为神明 仙门种田手册 重生之金融巨头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在下壶中仙 我变成了恶龙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我能够化身万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