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九章 戏里戏外其实如一(大结局)(1 / 2)

秘巫之主 真愚老人 4915 字 1个月前

    停止膨胀的无垠神秘,起源星。

    不存在的“无悯贤者”似乎完全没看到自己的计划正遭受的阻碍,原本要融合的两个世界,被归来的贤者团阻止。

    尽管祂所招募的那些疯狂智者,同样有着非凡战力和智慧,但一旦对上这些从黑暗中归来的“贤者”,立刻遭遇全面溃败。

    混沌面之上的旋涡,一个个被贤者们消弭。

    甚至是起源星内被剥夺“怜悯”的生灵们,也被“最初先知”重新赋予,并转而诞生新的集体意志,开始干扰永恒之源,以“载舟覆舟”的概念来影响无悯贤者借用永恒之源作为引擎的计划。

    这一幕幕发生,无悯贤者本该陷入惊慌。

    但祂并没有,祂只是看着最初先知,看着这位老师,平静道:

    “消除误差,让无垠与第二无垠融合,这的确不能根本性的解决寂灭日……第二无垠覆写无垠之后,会即刻诞生第三无垠,后续也会有第四、第五,这些我全部知道的老师,我总是在知悉一切之后才会真正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现在,看起来我会因为没有预料到‘贤者团’的回归而失败,但事实是我预料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故事来到结局时,铺垫许久的贤者们怎么会不回归呢,我很早就开始为迎接你们而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回归家乡的探索者,你们应当拥有一段展示自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只有这些了么?”

    无悯贤者的话让最初先知感受到了危险预兆,祂发出一道叹息,并试图乘着起源星生灵们的集体意志之舟进入“永恒之源”。

    将这作为引擎的源抢夺过来,不论无悯贤者想要做什么都很难成功。

    但那无形中的“意志之舟”并未能起航便遭遇打击,混沌面之上骤然掀起巨大海啸般的物事,将那舟掀翻。

    这却不是结束,最初先知似听到了什么,他那粗粝沧桑的脸色蓦地变化。

    他开始听到来自无垠与第二无垠之外的“声音”,那是不可莫测,无比诡异疯狂的呢喃、低语和嚎叫。

    最初先知对这些声音很熟悉,贤者们也很熟悉。

    祂们都曾在那黑暗深处听过这些声音,也有一些伙伴因此付出了生命作为代价。

    所有贤者都认为,声音的源头是真正的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祂的存在,比“永昼疯王”这种一切疯狂之源,一切生灵的反面,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只是祂为什么会出现在无垠神秘?

    “熟悉么?”

    “是否曾以为只有你们这些所谓的‘贤者’才有勇气进入黑暗深处,去寻求所谓的真相和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显然并不是的,我也曾去了黑暗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在彻底迷失之前,我回来了,也带回了一些无垠神秘与第二无垠并没有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天之蝉翼、超弦迷宫、不存在之物……以及‘祂’,黑暗中最强大的诡物之一,毁灭过无数诸如‘无垠神秘’这种无限膨胀世界的存在,超越一切之一切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永恒引擎计划如果失败,那么‘祂’将成为我的备用计划被启用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我其实更喜欢这第二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无垠与第二无垠的众生们,万灵们,老师以及贤者们,都准备好了么,迎接最美好的梦境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起,无悯贤者那平静的面目上呈现出了癫狂、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宏伟的永恒引擎计划,都没能让祂如此。

    但现在,祂似乎已是兴奋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祂甚至主动来到最初先知的面前,用癫狂扭曲的声音道:

    “老师,这是我证明自己比你更具智慧的最好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群至高神性,还有您,不论做什么都无法彻底解决寂灭日,但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无垠之外的‘无垠’,皆因那‘无限膨胀’的权能概念而生,所以只要让这个概念变化即可不是么?多么正确的解决思路,绝不可能出错。”

    “等这一切结束,我希望老师你可以亲口承认,我才是无垠与第二无垠之中,站在智慧顶端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无悯贤者每吐出一句,最初先知的面色便变化一分。

    这位历经沧桑的古老贤者,也无法再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在无悯贤者说话时,祂已开始了动作。

    祂伸出双手,主动剥下了身上的“不存在之物”,祂那种不存在的状态即刻得到逆转,祂又一次存在了。

    原本这一刻作为至高神性的最初先知,完全可以释放权能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但正要出手的先知却发现自己做不到这一点,面前正在显露的“存在”并不畏惧祂的至高权能。

    更准确的说,祂的权能被超越了。

    最初先知无法形容出自己所见的“祂”是什么,先知曾听过祂的声音,曾有伙伴陨落在祂的呢喃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先知终于看到了这鬼东西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可以,他希望这一切并未发生。

    重新逆转为“存在”的的无悯贤者,祂恢复了人类形态,一个身躯干瘦,面容普通,皮肤苍白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扭曲着躯体,有一种癫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那里是他的主躯干,已被挖空,内里被放置了一团黑暗。

    黑暗中,是一团本不可直视的,碾压一切,超越一切的一切,正在翻滚沸腾着的混沌肉块。

    一人一肉块!

    看似渺小,但已让最初先知及无垠神秘,第二无垠,一切的一切,全部陷入凝固。

    至高权能、亿兆生灵、两个世界……无用,这一切都无用。

    当“无悯贤者”撕裂不存在之物,显露出祂以及祂躯体内那来自黑暗深处的诡物时,一切都被强制性进入凝固状态。

    世界之外,流连未离去的至高神性们也遭遇厄运。

    若有在外界的智慧生命体经过,便能看见那被凝固的一只巨型牡鹿,一道深红影子,一个孩子般的身影……祂们都是至高权能的拥有者,但依旧难逃被超越的命运。

    凝固的世界中,无悯贤者高举着双手,任由自己的人类之躯一点点沉入“永恒之源”,同时祂那癫狂的吟诵也在这一刻响彻所有生命体的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最终计划,真正的结局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曾认为我毫无怜悯之心,不知道牺牲为何物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将证明老师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我将牺牲自我,引导这来自黑暗深处的诡物,这超越一切的一切的主,这原初的‘混沌’,祂将进入无垠神秘,祂将接管永恒之源,祂将以自身这超越一切的无上权能,接管所有的无垠世界,众生、万灵与至高们,都将融入即将被祂缔造出的最终疆域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祂是邪恶的,疯狂的……祂没有灵魂这种无聊之物,也没有理性和智慧这些更无聊之物,祂是如此的盲目痴愚,无欲无求,伟大且全能……祂才是最适合的主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随着无悯贤者携带着那【原初混沌】进入永恒之源,祂所叙述的一切都变成现实。

    起源星与永恒之源,同时发生变化,共同形成一团更加巨大的,不断翻滚沸腾着的混沌肉块。

    且这肉块开始喷发无穷尽的“虚幻气息”,这无量亿的虚幻气息所触及之处,全部开始坍缩。

    不管是生灵也好,死物也好,一切的一切,只要被触及,都坍缩为梦境之物。

    谁也无法逃脱,包括最初先知,包括世界之外那几位倒霉的至高神性。

    单纯的侵蚀蔓延,可以给予祂们逃离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这一刻发生的却不止是如此,此刻接管无垠神秘以及与无垠神秘相关一切的“诡物”。

    如无悯贤者所说,祂盲目痴愚,无欲无求。

    但祂的入侵,却直接发生在“叙事层面”。

    也便是在这一刻,不论你身处何方,只要与无垠神秘相关,都将被拖拽进入“祂”的梦境。

    无垠神秘与第二无垠的众生与万灵根本没能做出任何反抗,唯一做到了挣扎的,是那几位至高神性。

    永昼疯王发出了一道嘶吼,至高鹿神嘟囔着“愚蠢的女儿复活了”,幼年造物主咿咿呀呀叫着,至高溯源者试图进入时间……但挣扎也只是挣扎,眨眼之后,祂们也一同被拖拽入最深处的梦境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它们就都不再是真实的,而是梦中存在的物事。

    一旦“原初混沌”从睡梦中醒来,它们也将如同泡影般消散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……梦。

    最初先知,他还保持着清醒,他以一种复杂的目光,与只剩下一颗头颅的无悯贤者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想要书写的结局,让一切都变成梦境。”

    “这的确避免了‘寂灭日’,毕竟梦境就是梦境,虚幻怪诞,仍旧会无限膨胀,但不会有投影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不觉得这更加无趣了么,你让一切真实坍缩为梦,这种结局简直恶俗且烂尾……而且这头怪物我都很了解,祂所做的梦,大多都是噩梦,让众生万物最后生存在噩梦之中,这就是你要的结局?”

    “另外,梦境终有一日会被戳破,那将是另一种层次的寂灭,更可怕的寂灭。”

    还剩一颗头颅的无悯贤者保持着笑容,看着自己的老师,很是放松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老师,我已经为这盲目痴愚的‘主’设定好了程序,祂将永远沉睡,直至永恒。”

    “噩梦并不是多么可怕的结局,至少比寂灭日好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个结局恶俗?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去往了黑暗深处,难道你就不曾怀疑过这一切的一切,或许本来就是一场梦?真实与虚幻之间,真的有明显的界限么?”

    无悯贤者的反问,让最初先知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贤者继续笑着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老师正在拖延时间,你在等待那个家伙对么,最后一位贤者,最后时刻降临的救世主,这才是最恶俗且无聊的桥段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好吧,在我与这盲目痴愚的家伙一起沉睡之前,我很渴望听到老师承认我更具智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最后的希望,我将在老师面前,亲自将它浇灭。”

    已成梦境的世界,无悯贤者即是全知全能的存在。

    祂的“谕令”说完,即刻就坍缩为真实发生的画面。

    首先浮现的,是唐奇此刻所在。

    无悯贤者与最初先知,同时看到了黑暗深处,那一艘来到安全路径最后一段的怪诞小船。

    不知道此时“全知全能”的无悯贤者看到了什么,祂的眼眸发生了收缩。

    祂重新看向最初先知,声音中出现了一丝震颤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黑暗最深处的答案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无悯贤者的质问,一脸粗粝沧桑的先知只是默默露出一道充满欣慰的笑容,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但无悯贤者也没有再多恼怒,祂很快恢复了那全知全能的形态,继续道:

    “不管你们找到了什么,我已经提前书写了结局,这无法被更改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所期望的救世主并不会出现,我将剔除他在故事中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世界,我全知又全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删除与他相关的一切,在我主宰的梦,我主宰的时间线之上,不会有一个唤作‘唐奇’的生命体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祂在黑暗深处能找到一些什么,也无法再更改结局,因为祂将无法再感知到无垠神秘与这一切的位置,祂被从叙事层面驱逐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新的谕令,真正的大恐怖。

    最初先知的眼前,如同万花筒般的景象开始闪烁,所有与“唐奇”相关的存在,都在这一刻被拖拽进入一个“毁灭性”的噩梦之中。

    不管是生灵还是死物,进入其中的瞬息就会被磨灭。

    从那唤作“梅瑟市”的小城开始,继而是密凰市,女巫学校,所有的朋友,那些孩子们,熔炉巫师们,梦幻巫师们……越来越多,终于开始轮到斯坦娜、萝丝·玛德琳、莎莉……甚至,出现在了大章鱼们,祂们重新聚合,已正式扬升为至高神性。

    祂们本不该被捕捉,毕竟祂们原本也去往了无垠神秘之外。

    黑暗深处,是“盲目痴愚的原初混沌”的权能无法触及的区域。

    但有些倒霉的是,扬升为至高神性的“神秘君主”很心急赶回来帮助自己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无悯贤者有所动作时,神秘君主恰巧回归无垠神秘。

    祂的身位,比那些临近世界边缘而被捕获的“至高鹿神”、“永昼疯王”更加靠近。

    于是,一只戴着君主冠冕的大章鱼,就这么倒霉的撞入网中。

    祂只来得及发出一些“太倒霉了”、“带回来的礼物没办法交给好朋友了,真可惜”、“这家伙好讨厌,果然不是所有贤者都可爱”之类的吐槽,便也被塞入噩梦之中。

    最初先知并未去看这“残酷”的一幕幕,祂的目光,始终锁定着黑暗最深处,即便随着安全路径消失,唐奇的身影也将重新被黑暗席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虚无,提着无法再释放光辉船灯的唐奇,操持着愚人船,正面对最后一块磐石,最后一位奉献自我,为祂纠正航道的贤者。

    最初先知?